視頻

 

楚天都市報見習記者國倩  記者肖楊  攝影記者黃士峰

“今天又淘到一套辛丑年合訂本書”“偶然找到民國35年第三版《初中外國地理教本》”“找到光緒32年徐匯課本,來看看清朝地理課配的地圖冊”……在華中師范大學城市與環境科學學院教師龍泉的朋友圈里,分享淘書“戰果”幾乎成為他的日常。目前,他已經收藏了自光緒年至今的上千本珍貴地理教科書。近日,楚天都市報記者專訪龍泉老師,了解到他收藏這些地理教科書背后的故事。

圖為:龍泉老師向記者介紹藏書內容

搶、修、裝裱,淘書也是技術活

龍泉曾為華師一附中地理學科教師,在中學任教時,為了解國外地理教學情況,他就已開始收藏國外地理教科書,經常收到畢業學生從各個國家寄回來的教科書,現已積累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地理教材。一次偶然機會,他淘到一本文革時期地理教科書,便對收藏中國歷史上的地理教材產生了濃厚興趣。據他介紹,上千冊泛黃的老教材,描述著不同時代、不同區域地理課的模樣,研究價值巨大。

圖為:龍泉老師將書籍做好分類和標記放在袋子中保存

歷史上第一本以“教科書”命名的書籍《初等地理教科書》、民國時期第一套教科書《共和國教科書新地理》、曾在光緒29年《江西官報》文章中提到的罕見教材《地學始》……在龍泉老師家中,這樣的藏書占據了他的整個書房。

而龍泉也常常為這些“老古董”操碎了心。“首先想得到它們并不容易。經常我都要定鬧鐘提醒我線上搶書。”他介紹,這些書籍主要是經過競拍、網購、熟人轉手、逛古玩城或地攤而來。旅游必逛古玩城,定鬧鐘搶書,已成為龍泉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他指著書柜里一本根據地教科書說,這本書就是在古玩城“撿漏”得來。

“若是在網上競拍,不僅要拼運氣,還得拼money。”龍泉介紹,上個月他就在一本山西地方教材《榆次鄉土地理教科書》的網絡競拍中敗下陣來,“等咱有了錢再戰!”那天競拍結束后,他在朋友圈這樣打趣道。

記者在龍泉家中看到,不少書籍按套系放在手工制造的匣子或做有標記的袋子中。在他看來,這些書本的研究價值是無價的。曾學過20多年國畫的他懂得一些修復方法和裝裱技術,為了更好地保存這些老書,每當一本“寶貝”回家,他都會為它們精心制作封皮、書函、紙盒、標簽,有些書籍過于老舊紙張早已分散,龍泉就一針一線按古法裝訂這些線裝書,“修復一本書,其實很費工夫,有些酸化結餅嚴重的書,光揭開可能就要花費好幾天。”  

細讀藏書,他在其中得到教學啟示

為了能時常翻閱老教材,他還購買了古籍掃描儀,“那些翻一下就掉渣的老教材可以電子化后放電腦里慢慢讀。”

圖為:抗日根據地教科書后的“歡迎翻印”字樣

“老教科書也見證著歷史。”龍老師舉例道,一般書籍都會寫“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”,但他尋到的抗日根據地教科書后面大多寫著“歡迎翻印”。龍泉表示,翻印的教科書,對當時革命根據地的教育產生了深遠影響。據介紹,由于戰亂影響及人們收集、保護教科書的意識不強,流傳下來的革命根據地教科書極少,全國范圍目前都難找到完整成套的革命根據地教科書。

圖為:抗日根據地教科書

在龍泉看來,自己的這些“戰利品”早已不僅是藏品,更是“教學寶典”。“在這些書里我看到了一百多年前嚴謹的治學態度,由淺入深的教學方法,這給我的教學帶來了很大啟發。”

隨后,他以一本光緒29年出版的《蒙學中國地理教科書》為例,該書第一課講述地形,內容僅僅三十個字:“地球之面,世界各國,環而居之,有壤地毗連者,有山海隔絕,古時不能往來者。”往后翻閱,根據課程順序書中字數逐漸增加到最后一課的一百多字。“由淺入深,這就是古人的教學智慧。”

圖為:《蒙學中國地理教科書》第一課僅三十個字

說罷,他又拿起一本《初等地理教科書》,“這本書圍繞一個叫‘勤學’的主人公展開,在他與身邊人的一問一答中滲透地理知識,這不正是我們現在教育中需要的情景教學嗎?”。學而優則授,也正是這些老書中的智慧,使他不斷找到教學方向,而他也正如書中主人公“勤學”一般勤學,在工作后相繼獲得碩博學位,從教授中學課堂走進大學課堂。

發現趣聞,百年前小抄竟為蠶絲制成

這些書除了講述地理知識和教學知識外,也揭開了百余年前地理課堂的神秘面紗。其中不少小發現還成了龍泉生活的歡樂源泉。

圖為:光緒31年初等小學地理教科書的夾層中發現的“小抄”

采訪當天,他向記者展示了一張蠶絲質感般薄如蟬翼的“紙張”,上面密密麻麻地寫了很多小字,它是在一本光緒31年初等小學地理教科書的夾層中發現的。仔細翻閱后,這些文字正好與書中手跡“仁川為何處之咽喉?”的答案,龍泉打趣地說,“這應該是光緒年間學生在老師布置下考題后做的小抄。”

而在一本小學用《新主義地理課本》中,一位戴著眼鏡的教書先生叼著煙斗,打著傘叫賣的形象躍然紙上。而再往后翻,便發現這位在書上畫“先生”畫像的學生寫下的悔過書:“余為事不良,被老生責罵,自后必改過,自斜歸善,此誓。”

圖為:小學用《新主義地理課本》上,學生畫的先生形象與悔過書

講起這些小趣聞,龍泉笑得合不攏嘴。在整理書時,他還驚喜地發現,自己的藏書《地球韻言》竟是胡適、郭沫若、馮友蘭、老舍都曾讀過且印象深刻的書。

據一篇文獻介紹:“郭沫若在自傳《少年時代》中回憶,清末他在四川家鄉讀私塾,偶爾才能看到外面流傳進來的‘洋書’,其中就有《地球韻言》。他對于此書終生難忘,評價它‘在當時是絕好的啟蒙書籍,……對于我們當時的兒童真是無上的天啟。’”

“這也見證了社會在舊學向新學轉軌的過程,這些舊中有新的內容,體現了教育變革中的過渡狀態。”龍泉說道。

老后捐書,只為將書籍研究價值延續

有人看重藏品的金錢價值,有人看重藏品的研究價值。”多年來,龍泉收藏的上千本珍貴地理教科書來自全國各地。其中一套書,六本書是從四個不同省份“淘”來,而這六本書中的三本上卻蓋著同一個人的印章,“這說明一直以來都有人在不斷收藏,最后可能又被不懂得其研究價值的后人們變賣流落到各地。”

在龍泉老師看來,這些書不僅蘊含了豐富的地理學科知識、源遠流長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,更見證著中國地理學科以及教育的發展與變遷,“這些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,我收藏這些書主要是出于研究、保護、傳承的目的。”

藏品多了,龍泉老師就不得不考慮傳承的問題,“老了我要把這些書全部捐給國家相關研究機構,讓它們可以留存更久,發揮出更多的價值。”同時,他也呼吁更多人加入到保護中華民族傳統文化、保護珍貴歷史文獻的行列中來。

 


更多精彩報道,請下載看楚天app

歡迎提供新聞線索,一經采納即付酬謝。報料渠道:撥打24小時新聞熱線027-86777777;登錄看楚天APP“報料”平臺;私信“楚天都市報”新浪微博,或關注”楚天都市報“官方微信私信報料。

責任編輯:韋武霞



上一篇:【視頻】男子長江邊游玩竟爬上航道浮標,喲嚯飄走了...
下一篇:【視頻】鼠年春節檔,熊大熊二當然不缺席


湖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