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

楚天都市報記者劉閃 攝影:楚天都市報記者劉中燦

熬過了從前的苦日子,86歲的齊紅梅婆婆又過起了省吃儉用的生活。

最近兩年,一想起退不回的投資款,她就徹夜難眠。

養老公寓、理財產品、商鋪,一開始,投資后的高息確實如約而至。不久,開始拖延,到期后連本錢也沒要回。

30萬元,這是她和老伴大半生的積蓄。身體每況愈下,多次維權奔波,她早已身心俱疲。即便如此,她至今仍瞞著兒子兒媳。

在保健品、收藏品、投資理財、養老公寓等陷阱的“圍獵”下,一些老人已成為詐騙的主要受害人群,他們少則損失數千元,多則被騙光一生積蓄。也有老人幡然悔悟,及時收手減少損失。

今天,我們講述這些老人的故事,希望給更多的老年朋友一些警示,避免上當受騙。

 

 

 

 

瘋狂投資 也有人及時止損

投資被騙后,武昌的齊紅梅婆婆整個人都不好了,總禁不住自怨自艾。除此以外,她更多的是想不明白:“怎么有那么多騙子?”

年輕時,齊紅梅勤儉持家,精打細算,再苦再難的日子,手中都會存有“余糧”。都說“姜還是老的辣”,人過耄耋之年,她卻被一幫孩子算計了。

4年前,每次在買菜途中、被邀請聽講座參加活動時遇見他們,齊紅梅都倍感親切,“對我真是親熱,‘阿姨前阿姨后’叫著,每次去端茶倒水,恨不得把我當祖宗。”

顯然,祖宗不是白伺候的。開始的脈脈溫情,也不過是為了博取齊紅梅信任。短短2年,齊紅梅就把30萬元的積蓄投了進去。購買保健品,投資養老公寓,訂購商鋪,也買過理財。

齊紅梅并非一時糊涂,她也有自己的盤算。老兩口年過八旬,膝下只有一子,還要兼顧自己的小家,他們不指望兒子給自己養老。做這些投資,也是防患于未然,“萬一重病、請護工,哪樣不要錢?”

88歲的文國安也曾這般瘋狂過,好在他及時收手,損失不多。兒子在江蘇工作,他與老伴獨居在洪山區。在小區散步時,總有爹爹婆婆現身說法,向他熱心推薦“好東西”。

閑來無事,四處轉轉也好,聽聽講座、實地考察。不經意間,他就把錢拿了出來,買了2萬元保健品、4萬元的理財、2萬元的紀念鈔。他曾在清早6點起床,去公司聽講座,領小禮物,免費體驗過保健設備。

文國安是大學退休教授,臺上年輕的“教授”“專家”講課時,他一眼就看出來不是。所以,一次只買千元左右的東西,也從不向親友推薦。

理財到期未及時兌付后,文國安察覺出不對勁。在工商部門的協調下,他趕在公司關門前,連本帶息都要了回來。保健品用了沒效果,他不再購買。僅僅癡迷的收藏紀念鈔,也被兒子發現后叫停。

“我還算理智的,很多老人被洗腦后,像瘋了一樣。”文國安說。

保持理性,聽信勸導,文國安的損失沒有再擴大。已經購入的紀念鈔退不回,難以出手,他放在了衣柜最下面。

 

套路不少 但并非無法防備

四處散發的宣傳單,寫到了齊紅梅的心坎上。免費領取雞蛋、大米吸引了她的腳步。業務員主打溫情牌,博取了她的信任。每月高額返息,刺激著貪婪與投機的欲望。不法機構宣傳時戴上國家戰略政策、政府招商引資項目的“帽子”,蒙蔽了她的雙眼。

“3萬、5萬、10萬,我不該那么貪的……”把錢從銀行拿出來投資項目后,齊紅梅起初嘗到過甜頭。最多時,光一個月的利息就有數千元。如果幾家公司后來沒有“出事”,近30萬的各項投資,可以幫助她在兩年內獲利6萬元。

落入陷阱,成為別人的“獵物”,再怎么精打細算,也無濟于事。理財機構關門不知去向,養老公寓資金困難,退錢遙遙無期,商鋪打好地基再無動靜,公司法人被抓獲。

曾經視她為親人的業務員們,再打電話過去,要么離職,要么換號。從最初的親熱,到如今的冷淡,接受不了,但也無可奈何。齊婆婆傻眼了,她不懂:“宣傳的時候,不是說的挺好的嗎,全是套路???”

4年前,新房裝修,76歲的曾琴前去漢街總部國際咨詢裝修,路口遇到武漢博藏天下商貿有限公司的業務員,從此打破了她平靜的老年生活。她在半年后陸續買了15萬元的藏品,“業務員說以藏養藏,2年內公司回購,現在公司都關了,我的藏品還沒有出手。”

在青山的新家里,擺放著她購買的各種字畫、紀念幣、銀元、連體鈔等收藏品,一本收藏本記錄了她購買的各類藏品信息。曾琴說,她原本不打算買,收藏品公司宣稱“以藏養藏”,2年內回購打動了她。結果,到了時間,每次她找公司說回購的事,業務員總是一拖再拖。最終,還沒來得及兌現承諾,公司就關門跑路。

老友喻桂榮有集郵的習慣,最初她想通過收藏品公司處理自己的郵票。業務員讓她購買5萬元以上的收藏品,公司就會幫她賣郵票。喻婆婆信以為真,從公司買了各種藏品,公司也派人上門拍了郵票照片,收了她的保證金,甚至舉行過拍賣會??傻筋^來,郵票仍無人問津,家里還多了7萬元的收藏品。

直到公司一再沒有履行承諾,喻桂榮才如夢初醒。她恍然大悟:“富麗堂皇的辦公室、正規齊全的證照、口若懸河的業務員、頭頭是道的專家、蓋有公章的藏品證書……這么多都是套路!”

其實,套路并非無法防備。家住漢口的樊爹爹也多次收到過傳單,他善于觀察和思考,平時也愛讀報紙,類似騙局和糾紛時有報道,對于各類套路、騙局了然于心。每次,在大街小巷遇到那些人,他堅持不理不睬、不湊熱鬧、不貪便宜。

痛恨騙子 練就防騙“火眼金睛”

說起行騙的業務員,曾琴覺得“真是喪失良心和道德”,為了賺錢,不擇手段,不管老人的死活。

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。被騙后,在街頭遇到有人搭話發傳單,曾琴會習慣性的抵觸。

奇怪的是,自從接觸了收藏品后,總有人邀請曾琴和喻桂榮去公司免費鑒定藏品。漢街的收藏品公司關門后,以前的業務員打電話給曾琴,說公司搬到漢陽龍陽村,推出了新產品。她去了后看到,這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,不少員工還是以前的。說起收藏品回購的事,業務員又找了新理由:大環境不好、最近放假……

忽悠老人購買收藏品的套路,曾琴再也沒有上過當。為了讓自己的藏品變現,她和喻婆婆去了武漢10多家收藏品公司,看穿了這些公司一貫的招數。在與騙子斗智斗勇的過程中,曾琴練就了一雙“火眼金睛”,幾乎成了防騙高手。

去年10月,曾琴接到一個陌生電話,對方自稱是“遼寧錦州消費者協會”工作人員,問她是不是買了15萬元的收藏品,詐騙團伙已在錦州被公安部門抓獲,根據犯罪嫌疑人的供認和相關規定,要退還10萬元給受害人。不過對方接著索要1000元的公證費,讓曾婆婆心中起疑,她向社區民警核實得知,這是升級的收藏品騙局。

不久前,喻桂榮也接到了詐騙電話。對方稱,受香港一家公司委托收購字畫,如果看中了可以買下她手中的藏品。喻桂榮跟曾琴說起這事,曾琴覺得不會有這樣的好事。果不其然,對方第二次打來電話,提出先交500元手續費。

“只要先收錢的都不靠譜。”曾琴一句話的總結,雖然有些絕對,但事實基本如此,天上不會掉餡餅,掉下來的都是陷阱。

早已對收藏品收手,但每隔一段時間,文國安還是會接到陌生電話。“免費、禮品、領取……”聽到這幾個關鍵詞,文國安馬上裝起糊涂,“我聽不清、我在住院……”

文國安說,他提高警惕、及時止損的經歷,對身邊的人多少起到了作用,現在小區里的爹爹婆婆也都變精明了,保健品公司明顯冷清多了。

破碎的家 精神壓力難以想象

遠離市區,在蔡甸桐湖農場一個魚塘邊,破舊的房屋里,存放著各種各樣的保健品。因為這事,67歲的漁民彭昌生與老伴、兒子屢次爭吵,幾乎要反目成仇。

“養了十幾年魚,沒有賺錢,還欠了2萬多元的飼料錢。”說起彭爹爹的事,老伴朱婆婆氣不打一處來。他們原是桐湖農場的職工,退休后每月有5000多元工資。朱婆婆的工資卡放在兒子手上,貼補家用,彭爹爹的退休金留在自己身上。承包13畝地養魚,行情好的話,一年也有比較可觀的收入。

2017年5月,兒子彭先生接到小姨的電話,他和母親這才得知,父親一直在買保健品,竟要找小姨借7萬元。彭先生苦口婆心,對父親說,以前家里那么窮,日子都走過來了,現在政策好,為什么不好好生活呢?“幾萬元被騙就算了,以后不要再買了,也不要接電話了。”

彭先生在廠里打工,有2個兒子,生活負擔重。3年前,母親過來給他帶孩子,把父親獨自留在家中。不料,老人自己買起了保健品。彭爹爹購買保健品,主要是通過電視購物,對方會寄到當地郵局。有一次回去,彭先生看到房里還放著很多保健品,一氣之下,直接砸壞了電視機。哪怕他提出“斷絕父子關系”,父親還是執迷不悟。

為了生活,彭先生沒有更多的時間與父親溝通。其實,他心里很不安。前些日子,他報了警,民警到家里收走了保健品,但彭爹爹似乎依然無動于衷。朱婆婆在兒子家里,難得回來一次,每次回來,都會與老伴吵個不停。很多次,她都覺著,老伴像是換了一個人,不再是從前那個勤勞、實在的男人。

齊紅梅和老伴勉強過著生活,至今不敢告訴兒子,頭上的銀發越來越多。別人喊她去外地度假避暑避寒,她說不習慣,其實心里想去,只是沒錢。投資時,老伴曾勸阻過她“別信”,她不聽,一意孤行。讓爹爹生氣的是,齊紅梅瞞著把他的錢也全投了進去。

退休前,齊紅梅和老伴是鐵路職工,每月退休工資加一起有8000元。這樣的收入,足以保證他們衣食無憂,出門旅游或是偶爾奢侈一次,不在話下。但在他們的舊房內,到處都是老物件,爹爹穿的還是以前單位發的工服。寒冷的冬天,家里用的是一臺陳舊的取暖器,但凡出門一會,齊婆婆都會關小一些。

要不回來一生的心血,老伴朝她說過冷嘲熱諷的話,齊紅梅只能忍著,每次一聲不吭。說急了,她會反問一句:“難道要我去死嗎?”

時間或許會磨平一些過去。相比經濟上的損失,老人承受的精神壓力難以想象??v然老伴很少再提及,齊紅梅內心的煎熬絲毫不減。

相信正義 東奔西跑有了結果

為了挽回投資款,齊紅梅拄著拐杖,乘公交、坐地鐵,去過公司、派出所、法院,也找過媒體,可錢就是要不回來。

曾琴和喻桂榮也曾四處求助,不過,原先他們投資的公司已停業,后來的公司負責人否認有關聯,“2年內公司回購”只是業務員口頭承諾,藏品收據上還寫著“非質量問題,概不退換”。明知被騙,但維權之路并不容易。

作為維權小組組長,江岸區的胡慧英更是深有感觸。歷時一年半,經過會員們的團結努力和相關部門的協助,總算有了一個差強人意的結果。

胡慧英投資7萬元到黃陂一家養老公寓,2018年6月合同到期后沒有兌付,她開始走上維權之路。不久,她與另外一位會員戴志軍聯手,組建維權小組,從200名會員中選出10人代表,其余會員則捐款支持維權費用。

維權初期,胡慧英遭受過各種威逼利誘。其實,只要她妥協一次,就能順利拿到本息。她說,會員們都是年老體弱多病的老人,自己不是為了錢,為了大家,總要有人站出來。70歲的戴志軍僅投入2萬元,子女不忍他東奔西跑,勸他放棄,沒有這些錢,他也能過得很好??煽吹接行T急用錢做手術,有的會員沒拿到投資款含恨離世,他心里不是滋味。

為了更好的維權,他們經常在代表群民主討論,通過后再去執行。戴志軍會記錄下每次維權經過,事后在群里通報。胡慧英總結說,維權不能盲目,一定要團結和理性,維權談判時不動手、不堵路、不穿背心、不拉橫幅。

最初的半年,是最艱難的階段。一開始他們不知道怎么維權,走了很多彎路,碰了很多次壁,后來找對了政府部門,就順利很多。為了查清楚公司資產情況,她們幾乎跑遍了黃陂區的相關部門。在黃陂區經偵大隊、黃陂區處非辦、黃陂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協助和配合下,維權小組與公司舉行了多次協商。直到最近,雙方才達成退還會員本金的意向。

“雖然還沒拿到錢,但走到這一步,已經相當不易了。”胡慧英說,她相信正義一定會到來。

(文中提到的老人均為化名)

QQ圖片20200106231257.jpg

心理學家:商家瞄準了老年人的心理需求

湖北省老年學學會老年心理學專委會主任、華中師范大學心理學教授鄭曉邊分析,老年人的心理需求與中青年的需求不同,呈“倒金字塔”型,更需要滿足社交、尊重等高層級需求。子女不在身邊,大多老人都有孤獨感,需求心理陪伴和身心健康。當前商家營銷、溫情攻勢、免費福利、口頭許諾等外部誘因,容易獲得老人的信任,最終形成老年人盲目消費和投資的動機與行為,以致上當受騙。

鄭曉邊教授表示,這不僅是老年人的問題,也是社會問題。他呼吁,加快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,加大老年人防詐騙的心理教育和宣傳力度,鼓勵社區開展心理生活課。同時,老年人也要積極參與其中,在互聯網時代學習新知識,樹立正確養老觀念,用健康生活方式滿足社交需求,促進家庭和睦與幸福力建設,做到“老有所為、老有所學、老有所教、老有所樂”。


更多精彩報道,請下載看楚天app

歡迎提供新聞線索,一經采納即付酬謝。報料渠道:撥打24小時新聞熱線027-86777777;登錄看楚天APP“報料”平臺;私信“楚天都市報”新浪微博,或關注”楚天都市報“官方微信私信報料。

責任編輯:馬浩然



上一篇:?優化營商環境武漢動真格,2019年前三季度減免稅費288億!
下一篇:“真·迪斯科女皇”干掉《野狼Disco》,2020第一文化現象“B站跨年”如何造?


湖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