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頻

楚天都市報記者 柯稱  黃士峰  通訊員 劉丹 吳江龍 視頻剪輯實習生曹曉東

1979年,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。1979年,一群懵懂的青年來到武漢珞珈山下求學。

40年過去了,他們中有的是叱咤風云的商界精英,有的是潛心科研的學術權威,有的是勤政為民的政府官員,有的是筆耕不輟的文壇大家,成為中國改革開放40年滄桑巨變的親歷者、建設者。

11月23日,他們重聚珞珈山下,只有一個身份——武漢大學1979級校友。這場1000多人為紀念入學40周年的重逢,也堪稱武大“最牛同學聚會”。

校友聚會現場

武大1979年開學典禮資料圖

最耀眼的聚會

“79級校友無疑是武大最為優秀的校友群體之一,是那個年代走出來的最有理想、最有擔當、最有情懷、最有才干的一批武大人。”武漢大學黨委書記韓進,代表母校歡迎校友回家。他說,79級校友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走進大學校園、又親歷了改革開放氣象萬千的40年,對我國的各項事業做出了應有的貢獻。

79級武大校友有多牛,從這次聚會的主題宣傳片中就可見一斑。視頻中,泰康保險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東升,中國誠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毛振華,鐳目公司執行總裁田陸,北京迪水公司董事長謝齊,武漢天喻信息產業公司高級顧問王同洋、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副院長李鐵軍,武漢大學病例中心主任肖書淵,中國兵器首席科學家毛明、美國得克薩斯州立大學終身教授湛飛并等人紛紛亮相,他們大多也來到了現場。

陳東升代表校友發言

曾捐資一億元修建武大萬林藝術博物館的陳東升,是中國“92派”企業家代表人物,一直熱衷于母校建設,被校友們喊為“陳大哥”。他回憶,當年在學校,走遍了珞珈山上下每一個角落,最喜歡跟珞珈山的草木對話。“我覺得武大的一草一木都有著鮮活的生命,而整個珞珈山就是我們永遠的情人。”陳東升說。

作為“理工男”,79級地圖制圖系校友、武漢大學衛星導航定位技術研究中心教授朱敦堯,則把母校稱作是“充電站”和“加油站”——不管畢業多少年,仍可以在這里得到不斷有沖擊一線、沖擊前沿的力量。

最幸福的女生

“來來來,合個影。”“哎呀呀,你也老了。”無論40年來成就如何,今日相聚的校友們都和當年一樣,只是最純粹的同學關系,校園里隨處可見他們駐足留影的身影。

其中幸福感最強的,應該是地圖制圖系的女校友們。她們人手一捧男同學送上的鮮花,笑容和40年前的青春少女時代一樣。朱敦堯告訴記者,給女生獻花,是該專業校友的傳統,“因為我們專業女生是當時整個測繪學院最多的,她們不僅漂亮、成績好,還特別照顧男生,讓我們很幸福。所以每次聚會,男生都要以此感謝女生。”

地圖制圖系男生向女士獻花

“學測繪很苦,當年曾有同學說,如果自己的孩子再學測繪就打斷他的腿。但現在,不僅很多校友把孩子送回母校,還有很多校友把自己畢生努力的財富也捐贈給母校。”朱敦堯說,母校情結就是這樣,割不斷的。

記者在現場就見到了一位“武二代”——正在攻讀經濟學博士的譚夏泉,他的父親是武大79級經濟系校友譚仁杰,是陳東升的同班同學。譚夏泉本科也是在武大讀的,后來到美國留學讀研,又到北京工作了七年,最終還是決定回到他和父親的母校讀博。他說,父輩那一代同學之間感情非常深厚,對武大也是充滿感恩的心。

最溫情的午餐

每個人對于大學的記憶,總有很重的分量屬于食堂。為了讓闊別多年的“同學”重溫青春記憶,武大安排了兩個食堂面向79級校友提供體驗餐。再一次排隊打菜,再一次同桌暢談,校友們吃的是比當年豐盛得多的午餐,談的卻是當年的點點滴滴。

校友們回味吃食堂

在桂園食堂二樓,79級生物系校友姜文波回憶,40年前每個月有14元的助學金,一份土豆絲5分錢,最貴的是2角錢的粉蒸肉,很少看見有人舍得吃。

“我是山東人,那時候食堂里很難買到饅頭,吃大米飯我總感覺吃不飽,多虧了女同學們支援。”姜文波說,那時候中學只讀4年,所以他15歲就進了武大,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總感覺飯不夠吃。不少女生就把省下的飯票給他用,讓他經常能夠一次吃兩頓。大學四年讀完,姜文波的個子長了20多厘米。

后來,畢業時他響應國家“支邊”的號召,分配到了青海,臨走還領到了學校80元資助金。在青海呆了40年,姜文波還經常想起學校的飯菜,想起同學的幫助。因此,這次特地飛回來和大家敘舊。

當天,武大79級校友和校領導,還為“新三屆”校友捐建的紀念恢復高考和改革開放的雕塑《潮》進行了揭幕。下午,校友們回到各個學院,與同學老師和當代大學生交流暢談;晚上,校友們乘坐長江游輪同游江城夜景。

新晉中科院院士、中國兵器首席科學家毛明——

那是一個清苦卻美好的年代

坐在機械工程系方陣里,拍攝大合影時,一位頭發花白的校友總是低調地選擇后排,但他卻引起了記者的注意。他是我國99A主戰坦克總設計師、中國兵器工業集團中國北方車輛研究所研究員、中國兵器首席科學家毛明。就在一天前,他又多了一個頭銜——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院士。

毛明和校友們在一起

毛明1962年出生于湖北咸寧,1979年考入原武漢水利電力大學機械工程系,畢業后長期從事戰車總體技術理論研究和裝備研制等工程實踐工作,在主戰坦克總體設計、兩棲戰車研究與開發方面做出了創造性成果。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兩項,榮獲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創新獎、全國杰出科技人才獎、全國勞動模范、國防科技工業十大創新人物等榮譽稱號。

“回到母校很激動,讓我回想起了在這里長身體、長知識,形成自己世界觀、人生觀的過程。”毛明接受采訪時語速很快,始終帶著笑容,和老同學重聚的興奮之情溢于言表。他回憶,自己入校時只有1.5米的個頭,畢業時已經超過1.7米,更重要的是在武大奠定了自己的知識基礎,特別是行星傳動的知識,才能有幸主持設計99A坦克。

毛明接受記者采訪

當年的毛明,用現在流行的話說就是“學霸”。他曾經回憶,那時不分寒暑,每天早晨5點多起床跑步、背英語單詞,晚上在大教室或圖書館看書做題,不到深夜11點不回宿舍。那時候生活很清苦,吃的最多的是5分錢的雞蛋湯泡米飯。“那時家里很貧窮,但我對知識非??释?,對于讀書可以說是如饑似渴。”毛明說,那是個清苦的年代,也是個美好的年代,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下,大家都充滿激情,都很純粹地想科學報國。

對于當選院士,毛明認為很榮幸能為母校爭一份光。他表示,未來將繼續做好坦克研究,同時也要為母校的建設多做貢獻。

今日,毛明當年的班主任老師,如今已80歲的朱河海也來到了現場。他驕傲地回憶,當年這個班有“三多”:設計尖子多、考研的多、入黨的多,其中毛明是最優秀的學生代表之一。毛明學習時的刻苦和專心讓朱河海記憶猶新,“我年輕時也是搞兵器研究的,因為特殊原因轉到教學上,現在看到學生們替我圓了夢,非常欣慰。”


更多精彩報道,請下載看楚天app

如果您身邊正發生著新鮮事、稀奇事、感人事、突發事,歡迎您第一時間向我們報料,線索一經采納即有酬謝。 我們的報料渠道:1、24小時新聞熱線:027—86777777。2、手機下載看楚天APP,在“報料”平臺里發帖報料。

責任編輯:向一帆



上一篇:【視頻】“土味”新奇特農產品依舊最吸睛,武漢農博會捎來濃濃過年味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
湖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