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濟

本報訊 近兩個月,陸續有6萬人涌進西北沙漠腹地一個神秘小鎮。

小鎮諾木洪,位于青海省海西州都蘭縣。二十年前,這里荒若孤島,整個地區不到五百人,僅有一座監獄。最近十年間,它成了附近唯一的綠洲,通過枸杞與互聯網結緣,至少五個民族的人來這里打拼、賺錢,落地生根,不完全統計,這個沙漠腹地的小城竟也誕生了上千個百萬富翁。

天貓雙11讓小鎮生長、覺醒,沒有都市那樣的喧囂,也不再是與世隔絕的孤島。

十年前,諾木洪是一個監獄農場。

沙漠腹地,渺無聲息。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只有監獄農場的三百人在這里生活,二十一世紀初監獄搬走后,一度也只有一百戶左右的人家。

當地流傳的段子,戲謔當時的荒涼與絕望:一個犯人趁外出勞動逃跑了,跑了一個晚上,終于見到一個亮燈的建筑,跑近一看,還是關押他的監獄崗樓。

從地理上看,也是四面絕境。方圓一百多公里被戈壁、雪山、沙漠包圍,堿性土地,大風飛沙,連綿的昆侖山橫亙,夜里會經??吹胶芏嗑G光,那是狼群的眼睛。

監獄反倒成了堡壘、賴以生存的家園。

徐巖青就在這里扎下根。改革開放前,他的父親為解決生計問題,倒賣布料,犯了投機倒把罪,在諾木洪監獄服刑,刑滿后被安置在農場做職工。

“直到十年前住的還是土坯房,吃的只有土豆和粗糧。”徐巖青說,之前這里種小麥,一畝地的產量只有三百多斤,只夠一個人的口糧。

當地有一些百年枸杞樹,是比人更早落戶此地的生命體。糧食養活不了自己,當地人只能零零星星地種枸杞。“可枸杞長得再好,賣不出,也不能當飯吃,慢慢就沒人種了。”諾木洪村民陳明說。

2000年以后,諾木洪來了幾個外省人,開始在這里承包土地種植并收購枸杞,當地農戶沒有定價權,不敢大面積投入,“我們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外地收購商發財。”陳明說。

直到2014年,互聯網的信息更多傳了進來,諾木洪的枸杞開始火了。

“淘寶上很多諾木洪枸杞的店鋪,生意都不錯。”吸引消費者的原因是店鋪上的沙漠、戈壁和雪山場景,“就想到枸杞沒有污染、純天然。”

曾令人絕望的雪山、戈壁、沙漠成了諾木洪枸杞品牌溢價的優勢,通過淘寶、天貓等互聯網購物平臺,被快速傳播。

陳明也注冊了淘寶,直接面對消費者,價格透明了:“你收購商不漲價,我們就不賣,自己通過淘寶賣。”

2014年到2016年間,裂變式發展,諾木洪農場張學說,枸杞種植面積擴張到了15萬畝。

陳明說,也就僅僅是那幾年時間,諾木洪村家家蓋了新房子,家家買了車,一半以上的人家在西寧買了房子。

用現在的話講,有地緣優勢,又踩上了風口。最重要的是,更多人來了。

來承包土地種植枸杞的、采摘的、收購的外地人也迅速增多。馬成福是青海民和縣人,在老家,“看天吃飯,種玉米和土豆一年只賺幾百元,家徒四壁,住的地方不如羊圈,知道諾木洪需要大量勞力,就來找機會”。

現在,他在此扎根,承包了40畝土地,年收入15萬元,蓋起了兩層小樓。馬成福原來村子的人來了一半,都有了穩定的生活。

來自河南的丁穎,最初只是作為收購商,每年9月份到10月份來收購枸杞,收完就回河南了,現在,看到諾木洪的發展機會,全家再次扎根。

“種了200畝枸杞,開了淘寶店。”丁穎成了百萬富翁。

天貓雙11被農民看成是新風口,他們此前沒想象過,就在這一天,會賺這么多錢。

也正是為了這一天,9月到10月,枸杞收獲季節,諾木洪最為熱鬧,也是雙11備貨季節,諾木洪農場相關負責人張學說,每年諾木洪枸杞的采摘費用,可以達到3億元,每個采摘工人每天可收入800到1000元。

日賺千元,恐怕很多城市白領也沒達到這個數字。

這兩個月,有超過6萬外地人涌入,還帶火了當地的服務業。每年來“淘金”的河南人有近萬人。

前年,河南人馬衛看到了創業的機會,聽老鄉老說吃不慣這里的飯菜,他開了家河南小餐館,小店三個月凈賺12萬。

種植采摘需要農戶,枸杞收購需要商戶,銷售需要懂知識的年輕人,這些人的到來,讓諾木洪的各行各業和東部沿海的小城一樣繁榮。

在這個曾經渺無人煙的綠洲,現在可以吃到川菜、粵菜、湘菜等各地美食,能看到寶馬、奔馳車,可以買到車厘子、火龍果等南方水果,在這里,不用帶現金,都用支付寶支付。

相比城市里的喧囂,這座小城正在繁榮,但依然安寧。


更多精彩報道,請下載看楚天app

如果您身邊正發生著新鮮事、稀奇事、感人事、突發事,歡迎您第一時間向我們報料,線索一經采納即有酬謝。 我們的報料渠道:1、24小時新聞熱線:027—86777777。2、手機下載看楚天APP,在“報料”平臺里發帖報料。

責任編輯:金計



上一篇: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力度加強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
湖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